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热门:治污 发布 北京
首页 > 财经 > 创富故事>> 正文内容

蓝驰创投姚欣:回顾PPTV的十年,我建议创业者应做这两个动作

2017-09-01 00:39:23  责任编辑:  来源:  点击数:

 蓝驰创投姚欣:回顾PPTV的十年,我建议创业者应做这两个动作

题图:PPTV创始人、蓝驰创投投资合伙人 姚欣先生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捕手志”(ID:ibushouzhi),授权请联系出处,违者必究!捕手志是一家专注优秀投资人的新媒体,经常关注我们你可以获得优秀投资人的创投方法论。

姚欣先生创业十年,从天使轮到E轮再到最后卖出,最多的时候股东有18家,在18个投资人之间来回盘旋。十年间,最核心的合伙人团队重构了三次,早期的创始团队建立、调整,后来又建立、再调整,每一次对他都是非常重大的挑战。而他所处的视频行业也是过去十多年互联网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,这个行业的平均死亡率是90%,能活到A轮、B轮的公司就已经很少了。

值得思考的是,在创办PPTV的过程中,他究竟做对了什么?又犯了哪些错误?本文是姚欣先生在丰厚资本举办的丰人院第5期分享的整理,文章来自丰厚资本(ID:fenghouziben)。此次推送,有所增删。多说一句,姚欣先生如今做投资,主要关注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物联网和无人驾驶等领域。

一、骤变

我叫姚欣, 2004年我大学休学创办PPLive,后来改名叫PPTV。

创办这家公司的原因很简单:2002年日韩世界杯的时候,我还在学校读书,当时男生大多都逃课去看球,老师连课也没法上了。当时我想,为什么不能把足球赛搬到网络上?就像很多硅谷的创业者一样,我的创业也是从宿舍起步的,解决的是自己的一个小痛点——想在宿舍里看球。

创业半年后我拿到了第一笔风险投资,公司逐步走向正规化。我的前几轮融资都非常顺利,2008年,我准备冲刺一下,希望在C轮再拿到2000万美元。2008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,我想全力以赴把奥运会赛事直播做好,如果8月公司的用户数据很好,就有机会拿到更多的融资。当时公司大概还有半年的现金流,也就是在用完前的三个月必须完成融资。

但是我们就卡这轮融资上了。

9月22号我来到硅谷,用一周时间拿到了三份投资意向书。在回国的飞机上,通过看报知道了华盛顿互助银行倒闭的消息。经济危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临了,让人猝不及防。

10月初,我发现邮箱里有两封投资人发来的邮件,他们以美国人特有的交流艺术告诉我,他们对我的项目很感兴趣,但需要无限期延长他们的投资决定了。随后,第三家位于亚洲的投资机构也以赔偿违约金的方式收回了投资承诺。

我们当时就迅速召集了一次董事会,也请了当时一个知名的投资人来给我们介绍硅谷的情况。谁知道这个投资人来了之后抛出的第一句话就是:「Who is your Dad(谁是你爸爸)?」什么意思啊?第二页显示,「Cash is your Dad(现金是你爸爸)!」他说,你兜里现在有多少现金?只有现金才能救你。如果要活下去,就只能靠自己了。

我们兜里还有多少钱?我赶回来问我们的财务总监。他说:「Bill,如果我们比较乐观地看,我们大概还能活四个月的时间。悲观地看,如果按照我们今天这个烧钱的速度,我们只能烧两个多月。」我的心一下子掉到了谷底,我真觉得好像一切都黯淡了,我开始变得彷徨和紧张。

再倒回到三四年前,我们还被冠以天之骄子,自己也飘飘然,但一瞬间市场改变了我们的处境。在此之前投资人说只要把用户规模做大就好了,只要保持市场的领先就行了。但从那一天起投资人转向了,首先是不投了,接下来对公司的看法也产生了变化。

我们迅速连夜开会,一个个决定做了出来,我自己停薪,同时希望管理团队主动降薪,我们甚至不得不进行部分裁员。当时投资人和董事会都告诉我,是时候成为一个优秀的CEO了。因为有一种说法:没有裁过员的CEO不是一个优秀的CEO。这个商业决策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非常艰难。

我一开始犹豫了,没有一步到位,而是在两个月内进行了两次裁员,结果公司的士气变得更差了,员工们都在质疑:你是一个成功的领导者吗?你还能将公司带出困境吗?与此同时,公司的业绩也受到了很大冲击,因为当时我们的竞争对手土豆和优酷做了更聪明的决定:他们没有选择在奥运会时孤注一掷,而是在2008年上半年分别完成4000万和6000万美元的融资。

当我们还在和PPS打仗的时候,优酷土豆在迅速超越我们,原因很简单:首先他们资金储备相对充裕;其次他们跨过了技术手段,给消费者解决问题。

今天你能不能找到你的竞争对手是谁,这个很重要。我们往往认为同行就是竞争对手,其实不然。特别你是做2C提供服务的,消费者选择谁是更大的威胁。我们当时没意识,还继续在那儿烧着钱打仗,一来二去面临了更加严峻的挑战。挑战是什么?资金储备越来越少,融资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对外融资失败后尝试对内融资,希望已有的投资人投资我们。

二、死亡边缘

当时投资人给我们提了一个要求,能不能尽快实现公司盈亏平衡?我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一震,半年前开董事会可不是这么说的,是谁能最快的成长。当时我们每个月的营收100多万,每个月的消耗600、700万。而收到董事会的要求后,我第一反应是试试看,肯定要控制成本。

大家都在想怎么减成本,把市场费用、推广费用砍一砍,有所改善但都没有太大的效果。后来我们做了人员成本控制,当时人员成本占2/3以上,公司差不多250人。我们进行业绩淘汰,11月底做了一次提前的绩效考核和业绩淘汰,成本下降了100万,但离盈亏平衡点还很远。

到了2008年12月底时看一下现金流,只剩两个多月时间,过完春节基本就没钱了,进入到千钧一发的时刻。投资人也给压力,说再这样下去准备公司关门。最后我们痛下决心,砍掉了公司一半人,最后不到150人,包括我在内的高管全部停止拿薪。

我清楚地记得公司里一位员工在离职时专程找我谈的一次话。他说:「Bill,今天就我最后一天在PPTV的日子了。你记不记得当时我是坐在台下,听你在学校的校园路演。我最后选择了PPTV,拒绝掉了腾讯的offer。当时你跟我们讲的那份梦想、那份激情,让我时时刻刻都记得。我相信你们最终会把那个梦想最终化为现实的,你一定要坚持下去!」

相关搜索:

我要评论

推荐信息

热门图文